北大河畔

来源:2020年03月20日字体:

对北大河一直有种莫名的亲近和神往!

总想走近她,不单是心中的那份眷恋和渴望,而是那里有着自然的壮阔和一种难以释怀的情愫在回响,总能让人获得一种身心上的慰藉和洗礼。

在嘉峪关,在这古老而沧桑的边关,北大河无疑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母亲河、生命河。

北大河其实叫讨赖河。她从神奇的祁连山中段讨赖掌而出,经嘉峪关、酒泉、金塔后汇入黑河,全程长达260公里。因从祁连山经冰沟口出峡谷后,沿酒泉城北侧流下,人们就习惯称为“北大河”。

这条奔腾的河流,创造了许多奇迹和神话,讨赖峡谷、冰沟奇险等自然天险与壮观,一直让好奇者趋之若鹜。

她流淌千古,汇聚山川之奇秀,穿越岁月的云烟,犹如一条起伏的彩绸,荡涤着生命的涟漪,演绎着精彩。

她让你血液沸腾、内心波澜起伏不已;她凌厉冰彻,浩浩荡荡,飞流急泄,迂回曲折,壮阔神奇,永不停歇。

她让你内心安宁、接受和沉浸这来自远古又近在眼前的飞流和激越;她给你一种时光的昭示,一种生命的波澜与律动,被她感染又被她融化。

这是一个世界的沸腾,又是一个世界的神秘与宁静!

如同祁连山脉弹奏的一曲古老乐章,是灵魂在奔跑和呐喊。如同时间的精心雕琢,是戈壁目光的聚焦和凝望。

在雄关,有着辽阔的风情,有着大地的沉静,有着自然的神秘,又有着安放心灵的天堂,仿佛踏进一种旷古遥远的天地,在一种近似天籁浩渺又似真似幻的时空中,触摸到时间的骨感和雕塑,一种时空的回旋。她让你瞬间沉静,打开心灵的眼睛,开始一种空幽、静谧之中的阅读与碰撞,感知天地、雪山、沙漠、河流、你我以及岁月的沧桑与生动。

在戈壁,你能感受到太阳的光点穿越空旷抚摸沙砾的声息;沙漠以及沙漠之上的荒草,有种醉意的氤氲和沉默,影影绰绰,这种长空万里之下的一种无声对立和整个世界的静默,一种行者无疆的荒远与跋涉,令人敬畏却又难以抑制的向往。

这是西部独有的风采,一种肃穆寂寥的覆盖,也是自然广阔、雄厚豪放的馈赠。

正是在这样的空灵旷野之中,北大河精灵一般,深涧而出,仿佛跨越千古,穿过峡谷,跃上腹地,喷涌而来,一路喧嚣,恍如生命的一场演绎,就像千军万马,一路呼啸,疾驰而来,让戈壁、让大地颤栗眩晕,那一刻真是气壮山河,生命的绝唱。

正因有了北大河,才有了天下第一雄关,有了嘉峪关及嘉峪关的今天;长城的触角最早是寻着一条河,一条深邃的峡谷,在这里建关落脚,找到了西延的终端。

北大河也是水之长城,深邃刀削般的峡谷,天然绝壁的凶险,汹涌湍急的河流,成为自然横亘的长城,势不可摧难以跨越,是无可替代的一道天然屏障。

天下第一雄关的奇险,一半是来自北大河的天险,这让雄关有着更加丰富而具体的生动和气势,而北大河,不断冲刷着历史的堆积,在烽烟弥漫的岁月中,气势恢宏,绵绵不绝。

如今,六百多年过去了,她们默守相依,如影随形,亘古不变,就像一对情人,日夜相伴,风霜雨露,携手如初,昭示天下。

山随旷野尽,河水扑面来。站在南湖桥上,一面是伫立的雪山,一边是急流喧哗的河水,让雄关有着诗意的情怀和意境。

无数次看着脚下飞湍的北大河,她的激情与气势,仿佛演奏着一个城市独有的乐章,昭示着一座城市的心情与灵动,就像穿城而过的一条纽带,是一座城市的绚丽和明快。河水欢快的步伐、舞蹈般的回旋,仿佛来自岁月峥嵘的浪花,是一种远古与现代的碰撞与交流。

河之畔的连霍高速公路,宛如一条奔腾不息的河流,在西部、在雄关,车影如水,川流不息,呼啸而过,这是大发龙虎大战的河流,也是时代的河流。

从酒钢繁华的厂区到祁连山脚下,直至祁连深处的镜铁山,黑色的铁道,又是一条钢铁的河流。巨龙般火车,穿越戈壁、穿越时光,成为北大河之外的交响。是自然的交融还是人们有意地创作和组合?她们一起上演着一种旋律与速度的交织、回荡着一座城市的节奏和脉动。

北大河让雄关钢城风情迤逦,妩媚奇秀;也是雄关人的智慧,让狂傲不羁的北大河,在城区、在街心、在公园、在路旁变得娇柔而风姿绰约。

河水流经处,遍地皆杨柳。河水荡漾孕育了一座城市,抚摸着一座城,也湿润着一座城。是北大河之水,让一座城无比繁华和生动,也让一座城更加灵动与飘逸。

河水的劲风,拍打着戈壁的粗粝,也拥抱着钢铁的火热和绚丽。雄关因钢铁而炽热深厚,也因钢铁而更加瞩目和多彩。在这片冶炼钢铁的地方,独有的震撼、壮观和恢宏的场面,是另一种耕耘的火热和沸腾。

酒钢,是一座城的骄傲,也是一座钢城的精神丰碑,几代酒钢人为之魂牵梦绕,呕心沥血,又让他们为之倾倒,是一生的回味。这是生命的熔炉,升腾着一种信念,从她的诞生起,伴随着一个时代的记忆、一个时代的呼唤而成长壮大。她就是一道钢铁长城,波澜壮阔,方兴未艾。

就像一个人,历尽艰辛、跋涉不止、情不能已,所有的故事,燃烧如铁,灿烂如花,如歌如诉。

酒钢,诞生之初,那些开拓者是沿着北大河逆流而上,依山而进,在祁连山脉深处,寻找到钢铁的灵魂,从那以后,那些流淌的矿石,就是另外一条沸腾的河流,日夜不停,与清澈的北大河水相伴而行,一同向雄关飞泄奔流。这种铁与火的交融,从深山而出的精灵,穿过时空的隧道与大发龙虎大战的闪电,一同滋养并照耀着一座城市的风骨,也一同滋养并冶炼一座城的气象、冶炼一座城市的风情。

雄关漫道真如铁,是这座城市灵魂的表白。一边是大漠边关,悬月似钩,钢花飞溅,风骨傲立;一边是雪峰似乳,巍峨迤逦,绿波荡漾,湖光山色。唯有在雄关,这种得天独厚地拥有沙漠、河流、雪山,就像走入大地,收获着另一种原野、沃土、芬芳,游弋在一幅壮丽、宽广无垠的画面中,令你自然沉醉、动情忘我。

祁连脚下,雄关内外、北大河畔,滔滔之水,不绝的喧哗和沉静,不变的跳动与飞跃。飞溅的浪花,击打着一个跳跃的节奏,始终在回荡在歌唱。

 (转自2020年3月13日《甘肃日报》)



作者:吴万先 责任编辑:韩燕玲

嘉峪关日报
官方微信

大发龙虎大战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