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不一样的探亲路

来源:2020年03月13日字体:

 

农历己亥年腊月廿六,春节临近,我像候鸟一样返回故乡探亲,火车上仍像往常一样满座。

次日到达西安后,大发龙虎大战报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已达217例,有人传人,医务人员感染”等消息不绝于耳。街上行人稀少,个个佩戴口罩,小饭馆走二、三百米路才会看见有开门营业的,里面吃饭的人寥寥无几,偶尔上门的顾客也常常是打包回家。

我们赶紧去药店买口罩,一次性外科医用口罩已经售罄,仅剩3M口罩一个25元。我当时没想到后面一“罩”难求,在附近两公里内跑了七、八家药店根本买不到医用口罩。看到朋友圈求口罩的消息后,我赶紧网购口罩,搜索一次性医用口罩,重要提醒跳入眼帘:“亲,口罩类物资优先支援抗役一线,供应短缺存在不能发货风险,请谨慎购买”。口罩店铺图标均显示“无货”。要出门,只好拿以前保暖防霾的口罩凑合。病毒肆虐时期,谁能想到口罩成为稀缺品,是如此的珍贵,竟是出门必戴装备。

腊月廿九,我乘地铁进站时,广播不时送来消息:各位乘客注意了,进站务必戴口罩,请积极配合测量体温、查验身份证。红外线测温仪在额头上一照,工作人员看了温度合适后才可进站,被放行后我的心才有点放松。到城南客运站,候车室里挤满人,春节返乡探亲的人有拖着行李箱的、提着大包小袋的、牵着儿童的、抱着婴儿的人进进出出,络绎不绝。和往年不同是,人声鼎沸的候车室声音分贝低了不少,人人佩戴口罩,不时有保洁工作人员在清扫垃圾、擦地。

登上大巴车,车里一股84消毒水的味道,一路上乘客很少交谈,车里比往年安静了许多。有的在睡觉、有的在盯手机、有的听音乐,车厢里很安静,只有一个小男孩可能好动坐不住,时不时用60分贝的尖叫声撕破车厢的宁静。到达目的地时,一下车就看见高速路口,白河县茅坪镇上防疫站悬挂醒目的红色条幅标语:“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穿着白色医用防护服,戴着医用3M口罩的几个工作人员早早等在那里。乘客们下车后,放慢匆忙回家的脚步,一个个主动站到工作人员面前配合测量体温。这是第一次,我看到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蔓延的形势下,人们面部表情没有17年前的恐慌与不安。

那是2003年SARS流行的那个春天,我在汉中那个交通、消息相对闭塞的小城读大四,校园已经封闭了,只有持辅导员签字出门条才能被门卫放行,可那张出门条是很难开到的,除非生重病和找工作,只允许教师自由出入。学校给每人发了一个普通玻璃体温计,班级实行学生体温日汇报制度,宿舍长每天早晨监督大家量体温并做好记录上报给班级大发龙虎大战委员。同学很害怕体温升高,着急出不了校门,找不了工作,那才更让人闹心。从餐厅电视上、报刊亭上获得SARS患病死亡人数的消息往往滞后,当时我们根本不晓得十平方的空间里住着十二人的宿舍是人员最密集最易感染的地方,我们不晓得每天要通风消毒,我们不晓得要戴口罩,防止飞沫传播……想想那时年轻的我们只是感觉失去自由,找工作无望,对“防疫”二字不敏感。

现在我明显觉察到空气里充斥着紧张。往年农村里走亲戚辞年时必须在门前放鞭炮噼里啪啦告诉屋里人,来客了。今年空气中明显少了很多嘈杂和火药的年味。

除夕、大年初一根本不敢出门,待在家里陪伴老人唠家常、打牌、吃团圆饭。

大年初二得知,发往西安高速客运车停运,要退票。因老家地理位置三面临鄂,又担心其他交通工具停运,我们决定返家。坐火车转高铁到达西安后,又从网上得知西安到嘉峪关的动车停运,退票又买火车票,终于能回家了,心里松宽了不少。列车上一个车厢十几个人,大家自由散开坐,列车员也不像往常那样上车后查票按号坐。他们戴着口罩不停地打扫卫生、消毒、提醒乘客注意卫生,勤洗手,不要乱丢垃圾。列车上有一个男服务员对我们的车票、身份证,查验、拍照、登记后,手里拿着喷壶一边对车厢消毒,一边说,“你们要戴好口罩,这趟车明天就停运了,我终于可以休息回家了,半个多月了没洗澡换衣服了。”我听后心里酸楚又感动。一个陌生人善意的提醒和他在疫情面前尽责的工作态度,让我心里涌出一股暖流。

顺利回家,一路上揪着的心才慢慢舒展开来。想想这次春节探亲,虽然诸多紧张、不顺,但在地铁上、火车站和列车上见到戴着口罩坚守在工作岗位上普通人忙碌的背影,让我时常感到温暖又安心。抗击疫情的特殊时期,想想坚守在一线工作岗位的普通人;不顾个人安危,英勇“战”疫的白衣天使们,他们是最可爱的无名英雄。我们相信,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2020年这个沉重伤感的春节终将会过去,中国一定会有如期而至的希望与美好。


 

作者:闵敏芝 责任编辑:陈楠

嘉峪关日报
官方微信

大发龙虎大战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