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流泪

来源:2020年03月13日字体:

 

  ●李小姣

不想听外面的鞭炮声,心里有点乱。武汉的疫情那么重,真的没心思,朋友们发来了许多许多新年祝福,谅解我没能回复,因为我真的新年不愉快。看见小区满地红色的鞭炮遗骸,感慨又增加了环卫工人的辛劳。

不想去车站为驰援武汉的同事送行。我怕我的眼泪控制不住,控制不住的眼泪会削弱斗志,会成为出行的羁绊。我相信我可爱而英勇的伙伴,柔弱的内心有着坚强的信念。他们是凡人,有的初为人妻、有的初为人父,大都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幼小的孩子,有的自身还患有高血压,父母、孩子都是牵挂,谁不想静享太平安逸。但他们主动请缨,救武汉病患于疾苦之中。虽是职责,却需要勇气去担当。

不想听朋友的安慰和问候。我知道那是关心,可是我没有时间答谢。朋友们说得最多是:辛苦了,注意防护。辛苦,不必言说,只有自己承受,这是没法推脱的职责。防护,是职业要求,每个人都知道,血肉之躯不能赤膊上阵。刷手衣、防护服、隔离衣,口罩、帽子、护目镜,鞋套、靴子、手套,穿脱都是有程序和要求的。我可爱的同事们,全身武装后进入病区,不出声谁也不认得谁,为了便于呼叫,他们在自己的衣服背面写下姓名。6个小时啊,不长但是难熬,因为这6个小时不能上厕所、不能喝水。因为一旦上厕所就要终止工作,按程序要求脱下全身武装,脱下的这套装备就不能再用了。为了不误工,节约防护用品,伙伴们选择坚持,选择进入病区前少吃东西,不喝水。憋尿能力不佳的只好选择穿尿不湿,大家彼此调侃说:一下子又回到了童年。护目镜和袖口的松紧带不敢松,脸上和手腕上勒出道道痕迹,那是有感觉的印痕。口罩捂着,衣服裹着,松紧带勒着,坚持6个小时,要完成对一个个病患的详细问诊、答复、检查,还有采血、输液、吸氧等等。我真的很佩服我们的护理小姐妹,戴着两层手套和容易起雾的护目镜,还能为老人和孩子一下子把针扎上,真的是技术娴熟。没吃没喝,捂得又严实,还要大声不停地询问病症和流行病学调查,身体里的水分等6个小时下来也就到了忍耐的极限。在边脱衣服边洗手的时候,大家不停地倒换双脚,彼此不说都知道是多么内急。

医学隔离,不是断绝接触,断绝往来。是防护,也是保护,是双方的。不要恐惧,不要害怕。隔离了,见不着亲人、朋友,但医护人员时时在身边。请不要因为害怕隔离而隐瞒信息,让医护人员和身边的人遭受更大的风险。信息时代,真的隔离不了爱。和家人视频,和医生护士加个微信,时时有联络,真的不孤单。火车上发烧中途下车的那一家4口人,年轻的父母带着年幼的孩子,距离家只有3个小时的路程了,孩子小的1岁,大的3岁,住进了隔离病房。没有奶粉,没有尿不湿,主管医生托自己的家人买来了奶粉和尿不湿,因为隔离病房的医护人员也是不能外出的。真的,隔离是造成了大发龙虎大战不方便,但为了自己和他人的安全,要克服,要忍耐,要理解。传染病不同于其他疾病,隔离是一种防治措施和手段。

不忍心看朋友圈让人泪目的事儿。10多位医护因感染而亡故。29岁,多么年轻,抛下了怀有身孕的妻子,没等到出生的孩子叫他一声:爸爸。还有因疫情推迟了婚礼的她,一去就再没有了归途,她走了,抛下了肝肠寸断的爹娘和未婚夫。真的不要鲜花和掌声,谁都想好好活着。自古削发为尼,我亲爱的小姐妹,当剪刀挨着头皮的那一刻,金属的冰凉一下子就戳疼了心脏。疫区的病房就是战场,战场拒绝儿女情长,也拒绝花容月貌。那一头秀发啊,暂且忍痛割爱。

武汉那些住不上院的病患啊,牵着全国人民的心。医者,仁术。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见彼苦恼,若己有之,深心凄怆。勿避险巇、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反此则是含灵巨贼。全国各地前赴后继驰援武汉的医护,都乃苍生大医。那天和我一起会诊讨论病例到深夜的杨主任,领命驰援武汉,二话没说,只说他是搞重症医学的,请战书早就交上去了,早有准备。当即报了身份证号,定了车票,凌晨就出发。来不及告别亲友,更来不及准备衣物。当我把一副护目镜交给他时,那种崇敬之心难以言表,在场的团队瞬间宁静,十几个人的手握在一起,喊出了铿锵的加油声。我不知他的父母、妻子、孩子那一夜是否睡着了。

这个春节,我们收到了太多的关心和赞美。感人的歌声,动人的文字,包含着深深的情意。但是我不能细细品味,我怕我流泪崩溃。容我收藏,留待疫情散去,细细阅读。

窗外的柳条随风轻轻荡着,太阳暖暖的。每天看见太阳,我就充满了希望。大发龙虎大战是美好的,新冠病毒终将会败下阵来。不用期待,花儿自会开。摘掉口罩,自由呼吸的日子指日可待。


 

作者:李小姣 责任编辑:陈楠

嘉峪关日报
官方微信

大发龙虎大战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