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 后 访 悬 壁 长 城

来源:2020年03月10日字体:

 

悬壁长城在嘉峪关西北的黑山里,是一匹绸缎,挂在黑山上,从1540年到现在,几百年了始终迎风飘扬;是一把软梯子,把人送到黑山顶上,让人有了伟大和宽广的胸怀;是一名守边的戌卒,靠在黑山上晒太阳,几百年了有些沧桑的面容仍旧散发出刚毅和意气风发来。

我来访悬壁长城是雪后的一个早晨,雪不大,但也白茫茫的,雪不大,没有淹没悬壁长城,当然,披着一身白雪的悬壁十分妖娆,远远地就把你的心掏走了,远远地就扑向你,像被恋人拥抱了一样,温暖又激动。走进黄草营村,就走进了悬壁长城,黄草营这个被长城围拢的村子,住着戍边的将士,拿着一年只有十二两饷银,六石粮食俸禄的戍卒,除了操练外,还要修筑长城,长长的长城都掩映在树木里,遮天蔽日、古木苍苍的树让黄草营肃穆、威严,尤其雪后,树木有些凌厉,像鸟雀收紧翅膀冲向天空似的,天蓝茵茵像婴孩的眼睛,也蓝得深邃,蓝得把你那点世俗的名利洗得干干净净。此时没有风,雪粒还是刚落地时的样子,寒冷袭击了我,瞬时像一粒雪凝固,瞬时让我战栗,是喜鹊的喳喳声喊醒了我,几只站在高高杨树上的喜鹊,嘹亮、喜庆的叫声喊醒了黄草营村、悬壁长城、黑山和石关峡,这些曾经的边防重地和隘口,曾经的烽火连天都走进了诗歌,成了永恒的精神,成了一代代人的梦想,成了一代代人追寻远方和诗的地方。太阳时隐时现、忽冷忽热,覆了一层薄雪的黑山就像一个巨大的制冷器,让周边的温度很快下降,覆了一层薄雪的黑山自己绘了一幅巨大的山水图,像折扇缓缓展开,从最北边的断山口开始,越过茫茫戈壁到黑山脚下,再到最南面的嘉峪关,虽然只有黑、白、黄三色,依然不失其雄伟和铮铮傲骨,不失其苍茫、渺远、神秘和柔软。黑黑的山体被白雪勾勒得清清楚楚,一条条蜿蜒的白色线条细腻、润滑,水样从山顶淌下来,一道道黑黑的皱纹一样垂挂的沟壑遍布山体,让黑山有了挺拔的身姿,白雪就落在那些凹地里,让黑的黑,白的白,枯黄的草见缝插针一丛一丛,把低矮的身子安放在岩页里、罅隙里,从不连成一片,它们忘了自己有生死、是脆弱的,有花朵开放、会表达,有雪水流过身体、会感到疼痛,此时却把自己当成了岩石,一起抵御寒冷,胀满寒气的岩石,我多想把它焐热,当然石头是捂不热的,那就等待来年炎夏的太阳吧。从远处看,是矮草们让黑山有了浮雕的感觉。

太阳放出温暖的光时,悬壁长城更显壮丽,它是嘉峪关西长城的重要组成部分,西长城分南北两面,南面叫断壁长城,北面叫悬壁长城,把石关峡夹在中间,由明朝嘉靖十九年肃州兵备道李涵监筑。断壁长城在石关峡口南面,为东西走向,悬壁长城在石关峡北面,为南北走向,悬壁长城从关城东闸门边的角墩起向北延伸至黑山山腰,全长7.5公里。城墙陡峭直长,气势雄伟,垂如悬壁,这两条长城形成拱卫之势,共同扼守黑山峡口。悬壁长城由墙体、障城、烽堠组成。墙体长620米,高4.5米—5米(石片夹砂黄土分层夯筑),底宽3.5米,上宽2.5米;障城一座,15米见方,墙高4.5米,总面积225平方米,黄土夯筑;烽堠二座,均在山巅,7米见方,台高7米,垛高1.7米,长城砖包墙体。当4.5米高的障城横在眼前时,第一次感到“永固”这个词是被那一块块方砖写就的,当我用手抚摸时感到了坚硬,心里有了坚强的后盾,登上障城,人一下子被它抬到高处,志向一下子高远了。当然在你走完620米悬壁长城,爬完500多个台阶,到达山巅时在障城的想法和志向会完全改变。站在黑山巅上看悬壁长城,就是一条蜿蜒的河流,像大地上无数河流一样,装满风暴、雨水、冰霜、五彩的落叶、飞鸟的倩影,悬壁长城是人工造的河流,自然也装满了人的悲欢离合、人的酸甜苦辣。现在我就站在悬壁长城这条河流里,想啊无数从远方赶来的人们与我擦肩而过,似河水流过我的身体,我感到人们的呼吸、散发出的热量,似河流上蒸腾的水汽,像风吹过我的脸颊,人们嘻嘻哈哈、说说笑笑那么开心,似河水泛起的浪花、翻腾起的波浪,有满腔愤懑和抑郁的人、有被大发龙虎大战磋磨和屡遭波折的人,似阴沉天气里的河水鼓胀着狂暴滚滚而来,不过在天气晴朗、风平浪静时这些就消失殆尽了,他们就像一枚枚鱼,游动在河水里,在波浪里飞翔,像飞鸟落在水里的幻影,漂浮的身体宛如摇晃在枝头的果实。不必问为什么,因为每个人都是一滴水,每一滴水都有思想。现在是冬日的早晨,悬壁长城落满白雪,落满晨阳,也落满冰霜,我站在悬壁长城这条河流里,感受着冬日的寒冷,也感受着人们留在砖墙上一句句美好的话语,像波浪折叠着、推送着由远而近,流过悬壁长城,也流过我的眼睛和心间,激情的漩涡一次又一次让我沸腾。此时,没有人登上悬壁长城,但是人们把爱情、孤独、感伤、悲泣和欢笑留在了悬壁长城,我也把感伤和爱情留在了悬壁长城。悬壁长城一条流淌在人心里的河流,装满阳光也洒满雪粒和阴冷。我攀爬悬壁长城时,就是1540年夏季里一个修筑长城的戍卒,单薄的身子、黝黑的脸膛、粗糙的双手,青砖和泥土在手里翻转,汗水流过眼睛和嘴唇,滴在青砖上瞬间就蒸发了,汗水渗出的盐染白了战袍,太阳晒白了战袍,城墙总算打好了,宽宽的,高高的,是我们一杵一杵夯筑的,青砖就在不远处烧制,这些方形的土坯经过高温淬炼变得坚硬无比,当你走在上面会发出咚咚的声音,这样的声音你能否听懂。炽烈的太阳晒烫了黑山,那一页页岩石像小火炉扑扑冒着热气,无穷无尽,无休无止,整整一个夏季,人像一片树叶浮在黑山上,整整一个夏季蒸干了身上的水分、皮肤里的油脂,多想有一片阴凉,遮一下晒伤的脊背,起了皮的额头,可是黑山光秃秃的,没有一棵灌木,高大的乔木啊都长在南方;多想有几片乌云,洒下雨水浸润干焦的眼睛,可是雨水总是来得很晚,也来得很少。冗长、闷热的太阳终于落进黑山里,凉爽的月亮早就升起,边关夜色,无边寂静里,有胡笳响起,“胡笳一曲断人肠,座上相看泪如雨。”在这样一个月色皎洁的夜晚,悲切的胡笳声却让人生出豪迈的情绪来,当然在我登上悬壁长城最高处的烽堠时,也生出了这样豪迈的情绪。

站在高高的烽堠上,看由远而近的垛口,一列整齐的垛口,有1.7米高的垛不就是一个个戍卒吗,自从悬壁长城诞生起,就一直站在那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迎接日出,接受风雨雷电的洗礼、春夏秋冬的剥蚀、光阴的压榨,也送走夕阳,迎来月亮和星星,灿烂的星空,深浓的孤寂。现在我站在悬壁长城上,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此时我是一个垛,一名戍卒,和他们一样披着白雪,迎接阳光,远眺茫茫的祁连山、把守黑山峡口还有不远处的黑山湖,蓝宝石一样的水域,洗掉我心里的伤痕、浑浊,变得清澈、洁净。


 

作者:许实 责任编辑:陈楠

嘉峪关日报
官方微信

大发龙虎大战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