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是 一 名 志 愿 者

来源:2020年03月10日字体:

我很自豪是一名志愿者。在做志愿者的这些年里,我深深感受到志愿者并不仅仅是为社会、为公益、为他人做点事情,更重要的是在做志愿者的过程中,能够提升自己,丰富自己,能让自己接触到更多的人和事,并且也能带动更多的人积极投身到志愿者的队伍中。

我是一名应急献血志愿者,曾在夜深时刻从工作岗位上紧急到血站无偿献血。也是一名农村文化志愿者,曾在一年时间内跑遍了文殊镇的每一个村落,结识了许多村民,收集了一些民间流传的故事和传说,有的成为我写作的素材。现在我仍是一名志愿者,在新冠肺炎病毒蔓延之时,我没有宅在家里,在北海冉升精神病院当一名义工。在这里让我接触到了另一个群体,过去在工作岗位上,面对的都是生龙活虎阳光般灿烂的工友,再累再重的活,工友们齐心协力,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很轻松的干完了,而在这里面对的则是一个弱势群体,无助、无奈,甚至可以说很可怜,过去也从没有想象过自己会面对这样一个群体,但退缩不是我的做事风格,既然来了,就要尽心尽力地做下去。

在这所特殊的医院里,疫情防控也是第一线,根据相关文件规定,谢绝了家属与患者面对面的探视,对家属送给患者的物品食品消毒处理后,按照医院的规定和医护人员的医嘱,按时按量分发给患者。每天对上班的医护人员体温测量、全身消毒,谢绝外来人员进入,而对来取药的家属,则全身消毒后在接待室等候,再由医生开药,护士去药房取了送过来。有时会遇到脾气暴躁的家属,我们也就一遍遍地劝说,许多家属都是积极配合的,对我们的工作也都投以感激的目光。

在病院里当一名志愿者,首先学习到了许多相关的医学常识和基础护理知识,让我填补了这块人生经历和知识的空白。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感觉到自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脱下蓝色的工装,穿上了白大褂,拿惯钎子、铁锹和纸笔的手,今天戴上了防护手套。防护手套远没有当工人时的劳保手套戴着舒适,薄薄的又不透气,不一会儿就被汗洇着湿漉漉的又紧紧贴在手上,脱都脱不下来。干什么工作都很辛苦,在医院里,我体会到了医护人员的敬业和付出,在协助护士给患者打针、吃药、输液等工作的同时,我的口袋里经常装着指甲剪,为不能自理的患者剪手指甲和脚趾甲,办公室原有的理发推子和剃须刀不太好使,我在拼多多上买了新的换上。也让我有所感触,若不是来到这里,哪会学习理发呢?刚在几个人头上练习理发后,就异想天开地想给一个青年理个流行的“桃心”,先留下头前的一个大圈,理去四周的头发再处理留下的圈,头发一下下的理短,圈一点点的显现,不想手中的推子却不听使唤,不是一下把头发理短了,就是把圈内多理了一块,大桃心变成了小桃心又变成了怪怪的圈,理得我的汗从头上滴落下来,手臂也举得酸了,索性再理成清清爽爽的光头。现在患者头发、胡子长了,我都会很熟练地理短修剪好,有的患者头发还不是很长,就让我给理短或者给理个光头。

在医院里我有了许多的第一次,早班带着患者做广播体操、跑步,仿佛让我又回到了学生时代,学会了配合消毒药水,给不能自理的老人铺床、换下尿湿的衣裤、洗澡,有时还要给他们喂饭、喂药,处理呕吐物大小便,过去没有做过也没有想象过的,现在几乎都做过了,也都做得得心应手,全然没有了刚开始的畏手畏脚。

有时在夜班查房时,我会把窗户关好,把患者裸露的手臂掖回被里,蒙着头的被子轻轻拉开。有时我看着一个个患者,心中会升起一种愿望,愿他们早日康复,回到家里,我也愿用自己的双手为他们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看着他们睡得很安静,我的心里就很欣慰,能为他们做点事情,带去点安慰,让他们感受到温暖,我的心里就会很高兴。


 

作者:吴庆林 责任编辑:陈楠

嘉峪关日报
官方微信

大发龙虎大战
官方微信